易學佛堂、八字、易經、卜卦、紫微斗數、塔羅牌、占察木輪、免費八字命理、算命、免費易經、免費卜卦、免費命理、八字教學、命理教學、剖腹擇日、擇日、沖煞、附身、占察木輪、占察善惡業報經、因果病、木輪、紫微斗數、斗數、紫微、紫微斗數教學、姓名學、命名教學、命名改運、小孩命名、 易學佛堂、觀音法門、地藏法門、改運、佛法、佛學講座
 
第一篇 【立命之學】

【原文】
余童年喪父,老母命棄舉業學醫,謂可以養生,可以濟人,且習一藝以成名,爾父夙心也。

【語譯】
他自己敘述,我從小父親就過世,母親叫我放棄舉業(舉業就是讀書求學從政),也就是放棄讀書去學醫。母親說:學醫可以養生,自己有一技之長,將來可以憑行醫謀生。「生」是生活。同時又可以救人,「濟」就是救濟別人,這是很好的行業,而且技藝如果專精,就可以成為一代名醫,這也是你父親的願望。當然,了凡先生就放下讀書的念頭來學醫。


【原文】
後余在慈雲寺遇一老者,修髯偉貌,飄飄若仙。余敬禮之。語余曰:「子仕路中人也,明年即進學,何不讀書?」余告以故,並叩老者姓氏里居。曰:「吾姓孔,雲南人也。得邵子皇極數正傳,數該傳汝。」余引之歸。告母。母曰:「善待之!」試其數,纖悉皆驗。

【語譯】
後來我在在慈雲寺遇到一位老人,這個老人。這個人鬍鬚很長,相貌莊嚴,個子高大,看起來不是一個凡人,所以叫『飄飄若仙』。仙風道骨,瀟灑出眾,沒有一點俗氣的樣子。所以袁先生對這位老人非常敬重,因為他品貌不凡。

老人就告訴我:「你是將來要從政的人。」「子」是對人的尊稱,「仕」是做官。『明年即進學 』,因為老人會看相,就叫他趕快去進學。「進學」就是從前國家用人,都要經考試來選拔人才。並且說:「你是從政之人,為何不趕快讀書呢?」

『余告以故』,我就把母親告訴先父希望他學醫的原因,向老人說明。並且請教老人姓名和住所。老人就告訴了凡先生,他姓孔,是雲南人。「邵子」就是宋朝的邵康節,這是個絕頂聰明的人。「皇極數」就是《皇極經世書》,這本書也有相當的份量,收在《四庫全書》裡,它的內容,完全是依照《易經》的理論來推算命運。它推算命運的範圍非常廣泛,整個世界國家轉變都有論定。所以朝代的興亡,個人的吉凶,完全從數理上推斷,是一部非常高深的學問。這的確是有根據,相當科學的。

他看到袁了凡,就把他看得很清楚,而且告訴他『數該傳汝』。你跟我有緣份,我這一套學問,應該傳給你。可以說孔先生找到了傳人了。

『余引之歸』。了凡先生就請他到家裡去坐坐。了凡很孝順,告訴他的母親。母親教我好好接待孔先生,而且告訴我,要算算命,試試看靈不靈。所以先試看看。這一試是真的,大小事情他推算都非常靈驗。這樣我的信心就生了,對孔先生的建議也相信了。

【原文】
余遂起讀書之念。謀之表兄沈稱。言:「郁海谷先生,在沈友夫家開館,我送汝寄學甚便。」余遂禮郁為師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我想要進學念書這個念頭就生起來了。正好我的表兄有一個朋友郁海谷,表兄說:「郁海谷先生此時正好在沈友夫家裡開館教學,我送你去寄宿讀書,非常方便。」於是我就拜郁海谷作老師,開始進學讀書。


【原文】
孔為余起數:「縣考童生當十四名。府考七十一名。提學考第九名。明年赴考。」三處名數皆合。

【語譯】
孔先生算我的流年命運,告訴我,你明年去考童生,應考中第十四名。「府考」考第七十一名,「提學考」第九名。「提學」就相當於我們現在的省府教育廳,管一個省的教育的。所以到第二年去參加考試,果然沒有錯,都符合。


【原文】
復為卜終身休咎。言:「某年考第幾名,某年當補廩,某年當貢,貢後某年,當選四川一大尹。在任三年半,即宜告歸。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。當終於正寢,惜無子。」余備錄而謹記之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孔先生又為我卜算一生的吉凶。『某年當補廩』。那一年必須有缺了,你才能夠遞補上去。「廩」是廩生,「貢」是貢生,「補」是補缺。相當於現代所講的公費學生。雖然是學生,但是領國家的津貼,每個月生活費由公家補貼。每一個縣都有一定的名額,必須有缺了,你才能夠遞補上去。


  『某年當貢』。貢是貢生。是受到國家照顧,由國家發給我生活費用。
貢後某一年我去四川做官了。「大尹」相當於現代的縣長。做三年半的縣長,你就得要辭職。為什麼呢?壽命到了。『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』,你就壽終正寢。 可惜你命裡沒有兒子。了凡先生把這些事情恭恭敬敬的記下來,給自己作一個參考。


【原文】
自此以後,凡遇考校,其名數先後,皆不出孔公所懸定者。獨算余食廩米,九十一石五斗當出貢。及食米七十餘石,屠宗師即批準補貢。余竊疑之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  
往後每次考試,完全跟孔先生算的名次都相符合,一點也沒差錯。唯獨算我的廩米,對我說每個月領俸祿,你自己記住,等你領米領到『九十一 石五斗』,你就『出貢』了,就升級了,你就從廩生升到貢生了。升到貢生,廩米就不給了,廩生的缺就讓別人來補,這有一定的名額。
屠宗師就是當時的提學,「出貢」就是批准了補貢,從廩生就補貢生的缺了,也就是升級了。我這下懷疑了,孔先生這一著沒算對。

後果為署印楊公所駁。直至丁卯年,殷秋溟宗師見余場中備卷,嘆曰:「五策,即五篇奏議也,豈可使博洽淹貫之儒,老於窗下乎!」遂依縣申文准貢,連前食米計之,實九十一石五斗也!
『署印』是代理。後來果然因為這一位代理教育廳長不同意,把我駁回去,不准我補貢,我還繼續去當秀才、廩生。廩生、貢生都是秀才。一直到了丁卯年殷秋溟宗師當提學,看到『場中備卷』。這些考卷就是落第的,重新看一看,希望發現遺漏的人才。如果真正是人才,我們還是要提拔的,怕的是一時差錯遺漏了。

殷秋溟就看到袁了凡的考試卷。『五篇』就是『五策』。殷先生看了非常滿意,非常的讚歎。他說這五篇論文,就像是五篇奏議。文章寫得很好,是有學問。「博」是指我見識廣博,「洽」是我的說理非常清晰通達,「淹」是透徹,「貫」是文章無論理路,無論是章法結構,都有條不紊。能得此四個字的評語,定是上乘的文章,無論是在思想理論,文字的結構,都屬於上等的。所以不能叫我終老於窗下,一生只做個秀才,可惜了,應當要把我選出來替國家服務。就是交待當地的縣政府,要把這個人提拔起來。因此,連同從前所得的食米合計,恰好補足九十一石五斗米。


【原文】
余因此益信進退有命,遲速有時,澹然無求矣!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從此以後,我真的覺悟,真的明白了。一個人一生的際遇,吉凶禍福,貧富貴賤都有命,都有時節因緣,不能強求的。我明白了,從此以後無求、無得、無失,心地真正平靜、平淡下來了。



【原文】
貢,入燕都,留京一年,終日靜坐,不閱文字。己巳歸游南雍,未入監,先訪雲谷會禪師,於棲霞山中。對坐一室。凡三晝夜不瞑目。

【語譯】
我出貢之後就到北京去了,在北京住了一年。每天靜坐,不想任何事了,心也定下來了,也沒有讀任何的書。
己巳這一年我回到南方來。「南雍」是皇帝所辦的大學,就是國子監。是國家辦的兩所大學,一個在北京,一個在南京,北京稱為北雍,南京稱為南雍。在還沒有入學之前,先去拜訪雲谷禪師。我到南京棲霞山,去參訪,去拜見他。『對坐一室』,在禪堂裡打坐。『凡三晝夜不瞑目』,沒有倦容,為什麼呢?因為沒有妄想,沒有雜念,故能精神飽滿。雲谷禪師看到我這麼年輕,有這樣好的功夫,很難得,不容易。

【原文】
雲谷問曰:「凡人所以不得作聖者,只為妄念相纏耳!汝坐三日,不見起一妄念,何也!」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雲谷禪師問我說:凡夫之所以不能夠成為阿羅漢以上的聖人,原因在那裡呢?妄想太多了,病根就是在妄想。你坐在這裡禪坐了三天三夜,我沒有看到你起一個妄念,這是為什麼呢?

【原文】
余曰:「吾為孔先生算定,榮辱生死,皆有定數,即要妄想,亦無可妄想。」雲谷笑曰:「我待汝是豪傑,原來只是凡夫!」


【語譯】
  我說:「因為我的命被孔先生算定,一生的吉凶禍福都註定了,還有什麼好想呢?想也沒有用處!所以乾脆就不想了。」雲谷禪師就笑著說:「我還以為你是功夫不錯的豪傑,原來你還是個凡夫。」

【原文】
問其故!曰:「人未能無心,終為陰陽所縛,安得無數?但惟有凡人有數。極善之人,數固拘他不定。極惡之人,數亦拘他不定 。汝二十年來。被他算定。不曾轉動一毫。豈非是凡夫?」 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我就向雲谷禪師請教:「這是什麼原故?」禪師說:「人都是有一個妄念的,這個妄念還在,還是有心,並不是無心。」所以我並沒有到真正的無心。終歸還是會為陰陽情慾所縛、所影響,怎麼會沒有數?

數就是數量。以數學的原理,推演出來過去、現在、未來。但是只有一般平常人才會被命數「業力」所困。如果一 個大善之人,命有沒有?有,但改變了。大惡之人呢?也改變了,不會照原定的樣子。你從遇到孔先生被他算命算定之後,距離現在二十年了,這二十年來,你的命運一點都沒有改變,完全照著他給你算定的走,這不是凡夫,是什麼 。由此可知我二十年來沒有行善也算沒有作惡,我的命運完全照著孔先生所算定的,這叫做標準凡夫。


【原文】
余問曰:「然則數可逃乎?」曰:「命由我作,福自己求,詩書所稱,的為明訓。我教典中說:「求富貴得富貴,求男女得男女,求長壽得長壽」,夫妄語乃釋迦大戒,諸佛菩薩,豈誑語欺人?」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我就問雲谷禪師,難道命運可以改變?這是雲谷禪師教導我改造命運的開始。禪師說:命由我自己所造,福由我自己所求。以前經書上所說的是明明白白、的的確確的教訓,這是事實。在佛教經典中所講說:『求富貴就得富貴,求男女就得男女』。命裡沒有兒子,你要求,可以得兒子的。『求長壽當然就可得長壽』,因為我短命,壽命只有五十三 歲。
這就是告訴你,你求什麼、得什麼,這是真的,一點都不假。妄語是佛家的根本大戒。佛菩薩怎麼會妄語,怎麼會騙人呢?



【原文】
余進曰:「孟子言:求則得之,是求在我者也!」「道德仁義,可以力求。功名富貴,如何求得?」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我進一步向禪師請教,說:『孟子言,我希望成聖成賢,那是我本身內心的事情,只要我立志去做是可以做到的。在道理上是講得通的。「功名富貴」,是身外之物,如何也能求得到。我這應該似乎是命裡註定的。

【原文】
雲谷曰:「孟子之言不錯,汝自錯解了!汝不見六祖說:「一切福田,不離方寸,從心而覓,感無不通。」求在我,不獨得道德仁義,亦得功名富貴,內外雙得,是求有益於得也 。

【語譯】
禪師說:孟老夫子的話沒錯,但是你自己錯會了意思,你並沒有真正理解孟子所說的,你的解釋只對了一半!另一半你不曉得,對的一半是德性上,除了德性之外,還有事相上,你也可以求得到的。你不見六祖說:「一切福田,不離方寸,從心而覓,感無不通。」這話出在《壇經》上,「方寸」就是心地,求要到那裡求呢?從心地裡面去求!

這段教訓非常重要,內求外求都要從內心求,不要向外面求。向外面求就錯了,為什麼?外面是常數,外面不會變;心地是個變數,不是常數。

『求在我』,在自己,道德仁義是內在、德行的修養;功名富貴是外、生活上的享受,內外都得,這個求才真正叫做『有益於得』,內外皆得大圓滿,那真是我們講的事事如意,沒有一樣不稱心,自在如意。

「若不反躬內省,而徒向外馳求,則求之有道,而得之有命矣,內外雙失,故無益。 」
若一個人,他不能夠「反省」是向內心裡面求覺悟,向內心裡存養厚德,他不懂這個道理,而只向外面去求,每天動腦筋往外去求,這種求法,縱然你有方法,有手段,你有計謀,可是怎麼樣呢?
你命裡沒有還是得不到,你得到的都是你命裡有的,『內外雙失』,內是什麼呢?心不清淨;外面所求得不到,怎能不生煩惱,而一般人向外馳求的是心不安,得到的還是命裡面註定的,這是『內外雙失』,沒有利益就是損失,結果必是有損無益。



【原文】
因問:「孔公算汝終身若何?余以實告。雲谷曰:「汝自揣應得科第否?應生子否?」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雲谷禪師就再問我:「孔先生給你算的終身流年休咎,算得怎麼樣?」我就老老實實將孔先生所算的告訴他,雲谷禪師反問我一句,這就是教我反省,找出惡痛的根源,「揣」是揣量,就是自己認真的去反省一下,應不應該得科第,應不應該有兒子?你好好的反省反省,應不應該?



【原文】
余追省良久。曰:「不應也!科第中人,類有福相,余福薄,又不能積功累行,以基厚福。兼不耐煩劇,不能容人,時或以才智蓋人,直心直行,輕言妄談,凡此皆薄福之相也,豈宜科第哉!」

【語譯】
雲谷禪師這一問,我想了很久,答覆雲谷禪師『不應也』,我真正知道自己的病根,老老實實回答不應該。

從政的人要有福,如果沒有福,老百姓就要遭難,一個人有福,確實全國的人民都有福了,確實,從政的人都是有福相的。我想想,說我福太薄,沒福,沒福又不能修福,又不肯累積功德善事來培福,沒福不像做官的樣子,不足以領導百姓,造福百姓。

而且性情急躁,不耐煩,『不能容人』,心量太小,心量狹小不能容人,不能夠服人,這是一定的道理。

『直心直行』是當任意、縱情解釋,也就是我們常講的使性子,我高興怎麼做就怎麼做,這也是別人所不願承受的。

『輕言妄談』,言論不謹慎,隨便說話,不負責任,這是真正的薄福之相,真正有福的人莫不渾厚、老成,心胸廣闊而能容人,言語動作緩慢,緩顯得穩重,其威德才能服人,才能夠處世。我自己說出自己沒福,實在不應該中科第的。


【原文】
「地之穢者多生物,水之清者常無魚,余好潔,宜無子者一。和氣能育萬物,余善怒,宜無子者二。愛為生生之本,忍為不育之根,余矜惜名節,常不能舍己救人,宜無子者三。
多言耗氣,宜無子者四。喜飲鑠精,宜無子者五。好徹夜長坐,而不知葆元毓神,宜無子者六!」其餘過惡尚多,不能悉數,!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俗話說,地下不乾淨會長東西,會生五穀雜糧,水要是太清了就沒有魚。我有潔癖,整齊清潔雖然是件好事情,但是太過份的清潔也是個毛病,一點髒東西都不能忍受的,這也不行,這是不應有子息的第一個原因。

和氣能興家,俗話常說「和氣生財」,我喜歡發怒,常常發脾氣,看不慣的,看不順眼的,我就要發作,不能容忍,這是宜無子者的第二個原因。

「愛」是仁愛,能夠推己及人,這些道理我曉得,但是自己做不到,為什麼?我是個很刻薄的人,「忍」就是刻薄,換句話說,我愛惜自己的名節,而不願意幫助別人,這也是無子的第三個原因,

我喜歡說話,喜歡批評人,喜歡論是非,所以說言語上常常喜歡強出人頭,這容易傷氣,這是宜無子者的第四個原因。

我不但喜歡高談闊論,還喜歡喝酒,飲酒過度會傷神,對於身體健康有很大的妨礙。這是宜無子者的第五個原因。

我又喜好晚上不睡覺,徹夜找朋友聊天或長座,不知道保養身體,而使身體健康受到傷害相當虛弱,我不知道保養身體,所以這是應該沒有兒子的第六個理由!

想想一身的過失毛病,惡作太多了,數不盡!



【原文】
雲谷曰:「豈惟科第哉!世間享千金之產者,定是千金人物。享百金之產者,定是百金人物。應餓死者,定是餓死人物。天不過因材而篤,幾曾加纖毫意思!即如生子,有百世之德者,定有百世子孫保之。有十世之德者,定有十世子孫保之。有三世二世之德者,定有三世二世子孫保之。其斬焉無後者,德至薄也!」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雲谷禪師在此就講道:豈祇是功名?求取功名是要靠積德 ,是要靠過去累生中的修積,才能夠得到科第,世間享家財萬貫者,一定是富貴之人,才能夠享受富貴,富貴不是隨便可以得來的。

「百金」是講中富,就是講中產階級,必定他們前世都種了善因,是大富之人,或是中富之人。應該餓死的人,是前世造惡多端,不修布施,貪妒吝嗇所致。上天不過就他們的個人質地、因果,特地加一把力吧了!何時會稍加有任何特別的絲毫善惡的念頭呢?

「就以生兒子來說,(正如農夫種植,下的種好,結的實也好,下的種差,結的果也薄)。譬如一個人積了一百代的功德,就一定有一百代的子孫來延續他的福祉,積了十代的功德,就一定有十代的子孫來延續他的福祉,積了三代乃至兩代的功德,就一定有三代或兩代的子孫來延續他的福祉。至於那些祇享一代的福,到下一代就斷絕沒有後代的人,那是他的功德太薄或者他的罪孽作得太多的緣故!



【原文】
「汝今既知非,將向來不發科第,及不生子之相,盡情改刷!務要積德,務要包荒,務要和愛,務要惜精神,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,從後種種譬如今日生,此義理再生之身也!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這是雲谷禪師教給了凡先生改造命運的方法,對著袁了凡的習氣毛病來下藥,應病與藥。「你既然已經知道自己的毛病習氣,所以要我『盡情改刷』,「改」是改過,「刷」是刷洗,這些毛病都是我自己敘述出來的,所以雲谷禪師教我修持重要的幾個綱領:

「務要積德」是務必一定要積德,斷惡修善,積德、多做善事。

『務要包荒』是講心量要拓開,要能夠包容,不能包容,我們自己的煩惱就多。

『務要和愛』一定要和氣;一定要能夠博愛,仁愛是沒有敵對的。

『務要惜精神』要愛惜精神,知道保養身體,所以對於身體精神的保養要重視,不做無謂的消耗。
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,不要後悔,不要再去想它,想一遍則又造一次新業,阿賴耶識裡又落印象,所以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,絕對不再去想它,要緊的是改正現在的,修正未來目標,就是你重新產生新的「精神道德」生命了!



【原文】
「夫血肉之身,尚然有數,義理之身,豈不能格天。太甲曰:「天作孽,猶可違,自作孽,不可活。」詩云:「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。」孔先生算汝不登科第,不生子者,此天作之孽也,猶可得而違也!汝今擴充德性,力行善事,多積陰德,此自己所作之福也,安得而不受享乎?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「凡夫的心地,七情六慾的身心,自私自利,這是凡夫心,一定墮在命數裡。」『義理之身』,自己覺悟之後,用的是覺心!「格」當作感格、感應講,那能不感動天呢?以至誠感格而改變了命運,轉移了命運。

「尚書太甲篇」說:天命所作的不善是可以改變的,我們修善積德就可以改變的。「自作孽」是這一生自己造作的不善。「天作孽」是宿世的,過去生中所造的惡業,這一世所得的不善果報可以改,這就是宿命可以改。而現前造的罪業,那就沒辦法了。惡的果報一定現前,所以自己所作的孽不可活,那就沒法子改造了。

《詩經》裡面有兩句話說: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。「永」是永琲熒N思,「配命」就是上合天心,自求多福,這兩句話就是說:「自己要常反省,所作所為是否合乎天道,合乎天道的話,很多福報,就會不求自來的!」

孔先生給你算命,你命裡沒有登科第的福報,沒有兒子,這是你過去生中所造的業,所積的惡業,前世所修的不善,但是可以改造,就是命運是有,但不是定命,不是一成不變的,以前是常數,現在再造是變數。

就從這裡改,你要擴大自己的良知德行,盡力做好事,多多積陰德,(就是做了藏起來不讓人知道的善事,這才是真正的好事)。

這是你自己這一生所造的善業,當然你自己享受,怎會得不到呢?


【原文】
「易為君子謀,趨吉避凶。若言天命有常,吉何可趨,凶何可避?開章第一義,便說:「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」汝信得及否?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《易經》的道理,是為一些有德之士,教導他們要如何選擇對生命有好處的方向去發展,而要避免損害或凶險的地方。如果天命、命運是不可改變的,那麼吉祥又如何可以得到呢?凶險又如何可以避免呢?

《易經》開頭的第一章,就是教導我們如何改造命運,就是『積善』,積善當然先要改過,改過而後積善,這樣的人家『必有餘慶』,你能不能相信?


【原文】
余信其言,拜而受教,因將往日之罪佛前盡情發露,為疏一通,先求登科,誓行善 事三千條,以報天地祖宗之德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我聽到雲谷的開導後就此深信,並且『拜而受教』,很誠懇地尊師重道的真誠表態,並不是隨便說相信,我一定照做,過了兩天都忘掉了。

我非常慎重誠心地把從前種種的習氣,種種的毛病都在佛前盡情發露,絲毫不隱瞞,而且『為疏一通』寫了一篇很慎重的「疏文」來向佛菩薩稟告,述說自己種種過失的情形,向佛菩薩陳白,這是表示自己真心懺悔,求佛菩薩為作證明。

我發願『先求登科』,這「科第」考上進士,是他命裡沒有的,命裡沒有,而求得,那才是真正求得的,先求考取功名,並同時發願,願做三千件善事,以回報天地神明,祖宗的恩德。



【原文】
雲谷出「功過格」示余,令所行之事,逐日登記,善則記數,惡則退除。且教持「準提咒」,以期必驗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雲谷禪師贈送『功過格』給我,什麼是「功德」,什麼是「過失」,列出具體的條目,教導袁我依此修行,每天反省檢點,有過失要記下來,修的善事也要記下來。

同時又教我修持「準提咒」,以便希望我所求的功名,一定能夠應驗。



【原文】
語余曰:「符籙家有云,不會書符,被鬼神笑,此有秘傳,只是不動念也!執筆書符,先把萬緣放下,一塵不起,從此念頭不動處,下一點謂之『混沌開基』,由此而一筆揮成,更無思慮,此符便靈。凡祈天立命,都要從無思無慮處感格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禪師就對我說:「有些會畫符的專家曾說:「就是不會畫符,畫的符不靈,鬼神都笑話他,這符要怎樣畫才靈?密訣,就是不動念,『念頭不動處,下一點謂之混沌開基,由此而一筆揮成,更無思慮,此符便靈』,畫符的密訣就在此,你懂得密訣,也就會畫符了。

你要是懂得這個原則,念咒也是如此!或者是向佛菩薩祈禱,或者是向天地鬼神祈禱,都要從無思、無慮處來感格,「感格」就是感應、靈感,都要從無思無慮處,使心地真正清淨,沒有一個妄念,就是真誠心、清淨心、恭敬心,我們祈求佛菩薩定要如此用心,至誠恭敬的去禱告,才有感應。


【原文】
「孟子論立命之學,而曰:「夭壽不貳」。夫夭與壽,至貳者也!當其不動念時,孰為夭,孰為壽?細分之,豐歉不貳,然後可立貧富之命。窮通不貳,然後可立貴賤之命。夭壽不貳,然後可立生死之命,人生世間,惟死生為重,曰夭壽,則一 切順逆皆該之矣!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這是孟子所說的:找到確立生命價值的學問和方法,就是短命和長壽,這是沒有不同分別的一件事。
為何短命和長壽是完全對立不同的兩件事,怎會是一樣的呢?為什麼說是「不二」?當我們起了妄念,有分別有執著,這是二;如果不分別、不執著,就不二了,就是一樣的了!

『當其不動念時,孰為夭,孰為壽?』可見得是從無思無慮處才能看到不二,夭與壽不二,這裡孟子也說到不二法門,可見都是地上菩薩的境界,

如果我們把「立命」仔細分開來說:這裡講到安身立命,心安住的所在叫做「立」,「富貴安於富貴,貧賤安於貧賤」,社會就安定了,天下就太平了,在生命之中,生活裡面,都能夠得到樂趣,樂趣是什麼?

沒有妄想,沒有憂慮,沒有煩惱,乞丐可以說貧賤到了極處,他要真正能夠知命,他也很自在,很幸福,很快樂, 他能在貧賤上立命,真正放得下,真自在!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,一點都不動心,心地清淨安樂,看這個社會,就像看戲一樣,社會上的人天天追逐名聞利養,社會大眾演戲,這真正是智慧立命的好樣子。

人生在世,追求幸福美滿的人生,幸福美滿不是財富,也不是地位,所以要知命,要能夠順應,「恆順眾生,隨喜功德」,這才能真正幸福美滿。

「貴」是富貴,能夠安於富貴,「賤」是貧賤,能夠安於貧賤,貧富是從財富上說的,多財是「富」,少財為「貧」,貴賤是從社會地位上說的,貴是地位高的,賤是地位低的。

「生死自在」就把所有順逆境界包括了,無論處順境,處逆境,無不自在,正是所謂頭頭是道,左右逢源,得大自在,這是真正的人生,真正真實的幸福,沒有大學問,沒有真實的功夫做不到,由是可知惟有覺者才能安身立命,迷的人沒有法子,天天胡作妄為,愈陷愈深,所以佛常常在經上說之為可憐憫者,真正可憐!


【原文】
「至修身以俟之,乃積德祈天之事。曰:「修」,則身有過惡,皆當治而去之。曰:「俟」,則一毫覬覦,一毫將迎,皆當斬絕之矣。到此地位,直造先天之境,即此便是實學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「至於孟子所說,「俟」是等待,修身等待我們的命運改變、改造,改造命並不是一天、兩天可以做得到的,是要有時間的累積,要勇猛精進,一定要覺而不迷,正而不邪,再假以時間,一定能得到效果。

「修」就是修正,「行」就是行為,思想、見解、造作,這些都屬於行為,說了「身」就包括心,包括語,身、語、意三業有過失,有惡意、有惡行,不管大小,要把它改正過來,「治」就是對治,要用方法對治,去除它。

說到:「俟」,就是等到修行的功夫深了、時間夠了!命運自然就會改變了!若有一些『覬覦』非分的希望善報、善果能早一點來,這個心是妄心,這一念是障礙。

古人說:「只問耕耘,不問收穫,」你祇要勤於耕耘,它自然有收獲,何必要天天去求?這是把實修的方法教給我們,什麼都不要求,只管斷惡修善,到最後什麼都得到了,不必求,樣樣都得到了,有求反而得到的有限。

非分的希望,要把一念非分希望的心除掉,把攀緣的心也要去掉,把它斷除,沒有絲毫非分的希望,如理的希望就是我們的生活能過得很安穩,三餐吃得飽,睡得好,穿得暖,這就夠了!衣食不缺,生活安穩,小房子住得很舒服,費用少,生活容易,這才是真正聰明有智慧的人,所以一定要有耐心,何必求福報提前的到來!

能做到這種地步,已經可以直達聖賢「不動心」的境界了!那真是世間真實受用的學問。就是佛法講的返本還源,也就是說自性流露,不是凡夫的境界。




【原文】
「汝未能無心,但能持『準提咒』,無計無數不令間斷,持得純熟,於持中不持,於不持中持,到得念頭不動,則靈驗矣。」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我現在還沒辦法做到所謂沒有妄念、沒有執著、分別心、不動念的層次,但是可以來修持念誦「準提咒」!所以雲谷禪師傳給我不必計數,只要求不間斷地來持誦「準提咒」。

「無心」就是沒有妄想、分別、執著,禪師教我更進一步,要修定,持準提咒是來修定,妄想、執著沒有了。更達到「念而無念,無念而念」,一心不亂,到念頭不動的時候,感應自然就現前了。


【原文】
余初號學海,是日改號了凡。蓋悟立命之說,而不欲落凡夫窠臼也,從此而後,終日兢兢,便覺與前不同。前日只是悠悠放任,到此自有戰兢惕厲景象,在暗室屋漏中,常恐得罪天地鬼神。遇人憎我毀我,自能恬然容受。
.......回最前


【語譯】
我起初的號叫「學海」,但從這一天起把名號改為「了凡」。因為我已經體悟掌握到生命的真理,而了卻凡間的事務了。「了」是明瞭,「凡」是凡俗,現在對於世俗之間的事情我都明瞭,也就是覺悟的意思,真正曉得命運是自己造的,自己可以改造,道理、方法我都懂得了,從此以後不會再走宿命論這條道路。

也就是日常生活的感觸也不一樣了,從此終日能提高警覺,不像從前迷惑顛倒,以前悠悠放任是很隨便的意思,就是過一天算一天,日子怎麼過的?不曉得,沒有理想,沒有方向,俗話講的醉生夢死,這樣決定被命運拘束,不能創造自己光明的前途。

所以雖然在暗室無人之處,也常恐懼得罪天地神明。因此,「毀」是毀謗,也不會跟他計較,不會把他放在心上。「恬」是安然,心境相當平靜,從前心浮氣躁,一點點委曲都受不得,現在可以受委曲了,這就是看到自己修行的功夫在增長,這就是效果。

所以一個修道的人,一個真正學佛的人,要學著跟任何人都能相處,跟佛菩薩能相處,跟妖魔鬼怪也能相處,在任何境界裡,都是怡然自得。



【原文】
到明年,禮部考科舉,孔先生算該第三,忽考第一,其言不驗,而秋闈中式矣!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從見了禪師的第二年,到禮部去考試,孔先生算我會考到第三名,到了他命裡註定的是第三名,現在跟命裡就不一樣了,我的名位從第三名提高到第一名,『其言不驗』,這就跟原來命裡所定的不一樣了。

而且在秋天的闈場、考場,我考中了,就是考中了舉人。

了凡先生的命裡,只有中秀才的份,因為命裡講,他沒有科第,他只有中秀才的份,科第最高的是進士,以後他發願求中進士,也被他求到了,那是他命裡沒有的,才是求到的。



【原文】
然行義未純,檢身多誤。或見善而行之不勇。或救人而心常自疑。或身勉為善而口有過言。或醒時操持而醉後放逸,以過折功,日常虛度。自己巳歲發願,直至己卯歲,歷十餘年,而三千善行始完,時方從李漸菴入關,未及回向,庚辰南還,始請性空慧空諸上人,就東塔禪堂回向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雖然我在內心的良知反省改進了不少,但是外在的行為還是做得不純,裡面摻雜個人利害觀念。我去幫助別人,而對我自己不利,這一考慮就不純了,也不能夠盡心盡力去幫助別人。反省自己的毛病,過失還是很多。

或是見到該做的善事還是會猶豫、懷疑,沒有很勇猛、精進的去做。身心雖然有善念,但是口裡面的言語還是會有過失,口不擇言,這是我的習氣。

或是清醒時能注意自己的言行,很守規矩,很如法,但是酒喝醉了,就又放逸了,毛病就出來了。「功」與「過」兩相比較,每天的過多功少,沒進步!光陰真是空過了。

自從在己巳(隆慶三年公元一五六七)發願行善,至己卯(萬曆七年公元一五七九)經歷十一年,許求取科舉、科第之願,要行三千善事,三千善事做了十一年才圓滿。

那時因為我在外面服務,曾經一度在李漸菴的軍中辦事,任參謀一樣的職務,跟著軍隊到處行軍,沒有機會迴向。到了第二年才有機會,我從北京回到了南方,才請性空、慧空等諸位高僧,借東塔禪堂,為我稟告菩薩加持迴向。因為許願時自己寫了疏文,表示要認真改過自新,積功累德,現在他修積的功德,三千善事做圓滿了,迴向報恩,我的願求也果然是得到了。



【原文】
遂起求子願,亦許行三千善事,辛巳生男天啟,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這時候我又要想發願求得兒子,欲於是又發願要做三千件善事,來求得兒子。結果在第二年就生了兒子,天啟是他的大兒子『辛巳、生男天啟』。

他許願行三千善事,三千善事還沒有圓滿,他就生了兒子,因為他發這個願,第二年,所以真正發願,一發願就有感應,當然三千善事他一定會兌現的,雖然還沒有修完,兒子已經得到了,跟前面一樣,前面禮部考試,他三千善事還沒有圓滿時,他居然考中第一名,命裡註定是第三,他考中第一名,這是感應道交,不可思議。



【原文】
余行一事,隨以筆記。汝母不能書,每行一事,輒用鵝毛管,印一硃圈於曆日之上。或施食貧人,或買放生命,一日有多至十餘圈者。

【語譯】
我每天行善,做一樁好事就記下來。但是你的母親不認識字,就用鵝毛管蘸著印泥,在家裡用的日曆本子,每一天做一樁好事,印一個紅圈。

有時救助施食給貧窮的人家,有時買下一些鳥獸來放生。 一天甚至做了十多件,圈印了十幾個記號。

了凡先生夫婦斷惡修善,顯然比過去進步多了,在過去一天難得做一件好事,好幾天才做一樁,所以三千善事十一年才完成。現在一天居然做了十幾樁善事,比從前是大有進步了,想到改過自新,斷惡修善,真正不容易,你看了凡夫婦的確有毅力、有耐心,看他們這樣努力,就曉得精進不懈的修善不容易,要是沒有毅力,沒有決心,毛病習氣不容易斷除的道理。



【原文】
至癸未八月,三千之數已滿,復請性空輩,就家庭回向。九月十三日,復起求中進士願,許行善事一萬條,丙戌登第,授寶坻知縣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到癸未年八月(發願的時候是庚辰一五八O年,從庚辰到癸未一五八三年共四年),三千善事就圓滿了,於是又請性空法師們來到自己家裡的佛堂來做迴向。 (前面三千善事十一年才圓滿,第二次發的願四年就圓滿了)

九月十三日,又想起發願來求中進士,許願行善事一萬條。果然在三年後丙戌年就考中了進士,而當上了寶坻縣的縣令大人。

他命裡沒有進士,所以現在要求中進士,命裡面沒有兒子,他得了兒子,這是他自己在這一生當中求得來的,命裡沒有進士的學位,他能得到的話,這也是一個變數,雲谷禪師教給他的完全兌現了,有了靈驗,那麼他許願行善事一萬條,『丙戌登第』,從癸未年的九月十三日起發的願,到丙戌(萬曆十四年公元一五八六)只有三年,他果然中了進士,命裡沒有的,他又得到了。



【原文】
余置空格一冊,名曰「治心編」,晨起坐堂,家人攜付門役,置案上,所行善惡,纖悉必記。夜則設桌於庭,效趙閱道焚香告帝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我每天準備一本冊子,空白的本子,名「治心編」,這是對治心裡、檢點起心動念善惡的記事本。每日處理公務,審問案子,家裡的佣人,這本冊子都隨身攜帶,門役就將這一冊記事本放在我的辦公桌上,我每天做的善事,做的惡事,大小事都登記其中,因為我許願要做一萬條善事,所以小善、大善都要登記,看看到什麼時候這一萬條善事才能圓滿。

晚上還要設香案,就是在庭院裡擺一個香案,效法宋朝的「鐵面御史」趙道的行為,把今天一天所做的事情向天帝鬼神報告,不敢隱瞞在心裡。


【原文】
汝母見所行不多,則顰蹙曰:「我前在家相助為善,故三千之數得完,今許一萬,衙中無事可行,何時得圓滿乎?」

【語譯】
此時你母親,見我做的善事不過多,常皺著眉頭說:「從前沒做官,工作不會太忙,所以我在家幫助做善事容易,現在做了官了,住在官府裡面,和外面不接觸,無法幫助他行善,想一想,所許的一萬條善事要到那一年才能圓滿呢?」

【原文】
夜間偶夢見一神人,余言善事難完之故。神曰:「只減糧一節,萬行俱完矣!」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晚上做夢,夢到一位神人,我就跟神明說:「我許的一萬條善事,在公務當中修積善事,反而不及從前便利, 這一萬條善事很難圓滿,」神就告訴他:「你在政務裡面所做的減糧這件事情,你的一萬條善事都做圓滿了!」



【原文】
蓋寶坻之田,每畝二分三釐七毫,余為區處,減至一分四釐六毫,委有此事,心頗驚疑。

【語譯】
原來,我做了縣長之後就把田租減少了,前一任知縣時,收租是按照每畝田收二分三釐七毫這個數字來收租的。可是神怎麼知道我減租?想想真的有這一樁事,他減租稅的幅度很大,所以全縣的農民都得到他的好處,這一個縣何只一萬農民得到他的 好處,一萬件好事不就做圓滿了嗎?所以他自己也懷疑,懷疑兩樁事情,第一我做事情神怎麼會知道了?第二、做這一樁事情會有這麼多這麼大的功德嗎?



【原文】
適幻余禪師自五台來,余以夢告之,且問此事宜信否?師曰,善心真切即一行可當萬善,況合縣減糧,萬民受福乎!吾即捐俸銀,請其就五臺山齋僧一萬而回向之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我剛剛做了這個夢不久,恰巧碰到從五台山來的幻余禪師,就把這件事情向他請教,並且問他這個事情能不能相信?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回事情,那實在是好,所許的一萬條善事就圓滿了;如果不能相信,這一萬條善事得慢慢去做,法師就告訴他,『善心真切』,確實是『一行可當萬善』。何況全縣的農民都得到減稅,而獲得幸福呢!

於是我就捐出薪水來,請禪師在五臺山請一萬位法師吃齋,同時稟告菩薩將此功德迴向給眾生。


【原文】
孔公算予五十三歲有厄,余未嘗祈壽,是歲竟無恙,今六十九矣。書曰:「天難諶,命靡常。」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孔先生算我只能活到五十三歲壽命,而且算得很準確,是八月十三日丑時,算得那麼清楚,這一年會有災難。而且我也沒有祈願能夠延壽。但是這一年竟然沒有任何災厄、病痛,而順利平安度過,今年已是六十九歲了!

我寫這篇文章是六十九歲,五十三歲那一年並沒有求長壽,那一年也過來了,也沒有什麼災難,沒有求長壽,壽命延長了,由此可知,世間法裡最大的就是生死大事,也就是壽命,連壽命都可以求得,何況其他的呢?功名、富貴、兒女,沒有壽命難求,壽命都可以求得到,那麼其他沒有一樣是求不到的。

我們知道了凡確實是添福、延壽、添丁,完全是超出他命裡的常數,這是他一生修得的,不是命裡註定的。

尚書說:「天」是講天命,「諶」就是信的意思,天命難信,也就是天道很難相信、肯定的!為什麼?它有變化,雖是一個常數,但它天天都有加減乘除,了凡居士斷惡修善,惡的天天減少,善的漸漸在增加,做了知縣,減糧這一節,這是乘法不是加法,這一乘,一萬條善事沒幾天就做完了,圓滿了,這就不是一 一相加,是乘法,如果造大惡,那一下就除掉,不是一樁一樁減,所以我們起心動念,所作所為,的確有加減乘除,這就是很大變數,常數有,變數就難信,常數決定是有,不是呆板的,是會變的。


  『命靡常』,註解上說:「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」,《太上感應篇》明白的告訴我們,禍福都是自己行業感得的果報。


【原文】
又云:「惟命不於常」,皆非誑語。吾於是而知凡稱禍福自己求之者,乃聖賢之言。若謂禍福惟天所命,則世俗之論矣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《書經》上又有一句話,《周書康誥篇》裡所說的,也是說天命無常,告訴我們修德的重要,變數勝於常數,這些話絕對不是騙人的。
我由此才知道,大聖大賢有真實的智慧,把事實真相看得清清楚楚,佛、菩薩是聖人當中的聖人,所以才知禍福都是自己可以求來的。而凡是說「禍與福」都是命中注定的人,那都是世間庸俗之人的論調吧了!



【原文】
汝之命,未知若何?即命當榮顯,常作落寞想。即時當順利,常作拂逆想。即眼前足食,常作貧窶想。即人相愛敬,常作恐懼想。即家世望重,常作卑下想。即學問頗優,常作淺陋想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「兒啊!」你:命裡將來若是大富大貴,達官顯要,也要常作謙卑落寞的想法,落寞即是不得志,為什麼要作此想?是以後縱然發達了,人謙虛,能夠禮讓,不會以富貴對別人起一種驕慢的念頭,自己能謙虛,這是培養自己真實的福德。

樣樣事都很順利時,也常常想著遇到許多的困難,就是在順利當中,還是要謹慎,還是要小心,不敢大意。

眼前衣食不缺乏,相當的豐富,可是一定要知道節儉,如果在貧困時能常常守住這一點,德行、善行都能夠增長。

即使我們的家世很受眾人的愛載,俗話講受寵若驚,別人愛護我們是好,但是我們要自己想一想,我們有什麼地方值得人愛護,值得人敬仰?唯恐自己的德能不夠,這樣想法是好,時時能回頭,進德修業,不負眾望。

或是即使我們的學問很廣博、優秀,也要很謙虛,覺得自己淺陋,因為這些都能夠來戒除貢高我慢,慢是很大的煩惱,貪、瞋、癡、慢、疑。斷盡煩惱,性德才能夠顯露,這是真正修德有功。



【原文】
遠思揚祖宗之德,近思蓋父母之愆。上思報國之恩,下思造家之福。外思濟人之急,內思閑己之邪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我們向遠看,要想如何榮宗耀祖,自己在社會上,道德、學問、事業能為社會大眾所尊重,是祖先之光榮。向近看,要想到如何掩蓋、彌補父母的過失。

「愆」是過失,兒子孝順,兒子對社會有貢獻,父母縱然有一點小的過失,社會人士也會把它忘掉,父母有這麼一個好兒子,大眾都讚歎他父母了,這是孝子。

對上要想, 國家對人民有君親師的使命,如何保障人民安居樂業,國民應為國家盡忠。對下要想,為子弟的要常思造整個家族之福,不是一個小家庭之福,所以一人有福,一個家族皆能享受。

對外從社會來著想,要盡心盡力替社會服務,為社會大眾造福,在今日社會,最急者無過於倫理道德教育之復興與發揚光大。

對內要防止自己的過失,「邪」就是邪知邪見,我們今天講的妄想要知道防止,絕對不可有非分之想,起心動念都要知道本分。

【原文】
務要日日知非,日日改過。一日不知非,即一日安於自是。一日無過可改,即一日無步可進。天下聰明俊秀不少,所以德不加修,業不加廣者,只為因循二字耽閣一 生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必須天天發現自己的過失,自己的毛病,發現了就改,這叫真正的修行,修正自己的見解、思想、行為,日日去改過,這就是大聖大賢的真實修功。,
若一天不知道自己的過失,就會永遠的「自以為是」,如果一天一條過失都沒有發現,這是迷惑顛倒,不知道自己的過失,當然就無過可改,那有進步?不進則退,自然墮落,自以為是,是最可怕的生活。

天底下聰明才智的人很多,只因為「因循」二字,而耽閣一生。
「因循」就是放逸、懶散、偷安,日子得過且過,我們常講的混日子,這樣一天天混下去了,這樣過生活,就是定命,你命裡面註定的怎麼生、怎麼死,死了以後要到那一道去,全按著定數去安排,這就是雲谷禪師講的凡俗之人、庸俗之人,完全照著命運去走,而浪費、耽擱了一生的生命。


【原文】
雲谷禪師所授立命之說,乃至精至邃、至真至正之理,其熟玩而勉行之,毋自曠也。
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雲谷禪師所說的「立命」理論與方法應深信不疑,是非常精純、精彩到了極處,是深遠、真實決定正確的道理。你要把它讀熟深思,細細去體會,你會得到其中的法味,然後把它變成自己的行為,努力去做!不可虛度這一生。

 
a
觀音法門
修持心法
禪宗公案
心裡解析管理
心得分享
參疑話頭討論
了凡四訓
徹底改運之道
了凡四訓﹍ 序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