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學佛堂、八字、易經、卜卦、紫微斗數、塔羅牌、占察木輪、免費八字命理、算命、免費易經、免費卜卦、免費命理、八字教學、命理教學、剖腹擇日、擇日、沖煞、附身、占察木輪、占察善惡業報經、因果病、木輪、紫微斗數、斗數、紫微、紫微斗數教學、姓名學、命名教學、命名改運、小孩命名、 易學佛堂、觀音法門、地藏法門、改運、佛法、佛學講座
 
第四篇 【謙德之效】

  「謙」能保持善果,否則雖「積」也保不住,也是枉然,善真正能保持,要靠「謙」,『謙德之效』,所以布施就是修善,用忍辱來保持,不能忍辱,修積再多都落空。儒家的保持方法就是「謙德」。

【原文】
易曰:「天道虧盈而益謙。地道變盈而流謙。鬼神害盈而福謙。人道惡盈而好謙。」故謙之一卦,六爻皆吉。書曰:「滿招損,謙受益。」予屢同諸公應試,每見寒士將達,必有一段謙光可掬。

【語譯】
易經上說:「天的理則(不論人和事)。凡過分自滿或超過限度的事物,都要使他虧損。減弱他一下子:而謙虛的就讓他受到謙和的益處;而地的理則,對凡是自滿過分、福分過度的,就使他變動一下子,不讓他永遠享盡了福,而謙虛的,就使他滋潤不枯,就像低的地方,讓水流過,來充實它一樣。

鬼神的理則,對凡是高傲自滿、福享過頭的。就要使他受點懲罰;而對謙遜的人。便讓他受到福報;人的理則,便是一般人都厭惡驕傲目中無人、處處自以為超過一切、把福享過了頭的人,而喜愛謙虛的人。

因此,天地鬼神的選擇,都站在謙虛者的一邊。

易經上六十四卦,講的都是陰陽。吉凶、變化的道理,每一卦文中"有凶。有吉。凶的卦是警戒人去惡從善,吉的卦勉勵人要日新又新。但獨有「謙」這一卦,每一文都是吉祥的。尚書上又說:「一個人太自滿自驕了,一定要招到上天折損;而謙虛的人,會受到多方的福益。」

我屢次和好些朋友一齊去應考,每每看到貧寒的讀書人將要考中的時候,必定從臉上有一片謙和而安祥的光輝表露出來,彷彿可以用手捧住的樣子。........回最前


「盈」是滿,我們看月亮的盈虧,就能體會到這個道理,增加一點就是「益謙」,滿招損,謙受益,我們從這些地方就能體會「天道」(大自然的定律)。

「盈」是盈滿,你看水滿就往低窪的地方流,這是地道之形象,鬼神看到你得志,就生起嫉妒心,他就想方法加害於你,找你的麻煩,當你什麼也沒有的時候,鬼神也憐憫你,同情你,想幫助你一點,人也是如此。

「惡」是厭惡,要求欠缺一點,不能盈滿,地位愈高愈謙虛。

《易經》六十四卦,每一卦都有吉有凶,總是吉凶相參的,只有謙卦『六爻皆吉』,六十四卦只有這一卦!這個卦象稱為「地山謙」,上面是坤卦,坤是地,下面是艮卦,艮是山,高山是在地底下,這表謙虛,所以德位愈高愈要卑下。

世出世間真正得好處、得大利益必是謙虛之人,「滿」就是今天所講的驕慢。

《易書》裡所講的非常有道理,都應驗在日常人事之間,他每一次去參加考試,跟同伴一塊去,看到這一科會考中的人都很謙虛,從這些經驗去觀察,這個人能不能考中幾乎都可以預料得到。


【原文】
辛未計偕,我嘉善同袍,凡十人,惟丁敬宇賓年最少,極其謙虛。予告費錦坡曰:「此兄今年必第。」費曰:「何以見之?」予曰:「惟謙受福。兄看十人之中,有恂恂款款,不敢先人,如敬宇者乎?有恭敬順承,小心謙畏,如敬宇者乎?有受侮不答,聞謗不辯,如敬宇者乎?人能如此,即天地鬼神,猶將佑之,豈有不發者?」及開榜,丁果中式。 ........回最前


【語譯】
當辛未(一五七一)年我到京都去應試,我們嘉善地區的青年朋友一共有十人一齊去,祇有丁敬字一賓,這個人年紀最輕,而又非常謙虛。

我告訴另一位朋友費錦坡說:「這位兄台今年一定會登第!」費說:「怎麼能看出來呢?」我說:「祇有謙虛若谷的人,才能承受福報。你老兄試看我們十個人之中,有一個誠懇忠厚、處處不願搶在人前,像敬字這樣的人嗎?有一個行為恭恭敬敬、不同人家計較、逆來順受。小心謙遜像敬字這樣的人嗎?有一個受別人侮蔑而不回答、聽到別人毀謗他而不願辯駁,像敬字這樣的人嗎?人能夠做到這樣謙遜的工
夫,就是天地鬼神,還要保佑他,那怎麼有不發達的道理呢?」

等到放榜,丁敬字果然中了進士!

【語譯】
丁丑年了凡在京師,我與朋友馮開之相處,看到他的學問,他的修養,他在年輕的時候不是這樣的,幾年沒見完全不相同。李霽巖是他好朋友,這個朋友的確是我們所說的益友,看到他有毛病當面就呵斥,當面就教訓,人家指責他,他都能接受,正所謂:「有則改之,無則嘉勉」,我沒有過失,人家冤枉我,也不怨人,責備總是好的!所以縱然是錯誤,他是出於愛心,所以都能順受,感激受教。

我告訴他說,禍福都是有徵兆,有預兆的,了凡先生有學問,而且又得孔先生的真傳,會看相算命,看相算命是其次,看到一個人斷惡修善積德,所以他的判斷可以說相當的準確,馮先生果然在當年考中。


【原文】
趙裕峰光遠,山東冠縣人,童年舉於鄉,久不第。其父為嘉善三尹,隨之任。慕錢明吾,而執文見之,明吾悉抹其文,趙不惟不怒,且心服而速改焉。明年,遂登第。.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「三尹」就是縣政府裡面第三等的職位,趙裕峰先生,隨父在嘉善縣時,錢明吾是當時的一位學者,他對錢明吾先生非常仰慕,拿著自己的文章去向他請教,錢先生把他的文章大幅修改,這在一般人會很難過,縱然作得不好,也不會改得那麼多!此處我們看到趙先生的謙虛,真誠恭敬,認真學習的態度,所以他才會進步,第二年就考中了。


【原文】
壬辰歲,予入覲,晤夏建所,見其人氣虛意下,謙光逼人,歸而告友人曰:「凡天將發斯人也,未發其福,先發其慧。此慧一發,則浮者自實,肆者自斂。建所溫良若此,天啟之矣。」及開榜,果中式。 .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又(萬曆二十年)(公元一五九二年),我入京觀見皇上,在當時見到夏建所這位讀書人,發現此人氣質虛懷若谷,處處不為人先,而謙和的光澤,彷彿迎面照人。

我回到住處告訴朋友說:「凡是上天將要使這個人發達以前,還沒有賜他福報之時,就先開發他的智慧,這種智慧之光一發,那種浮薄的人自然會變得誠實,放肆不羈的人也會自動地收斂了。我觀察夏建所的溫謙善良到這種程度,那就是上天正在啟發他的智慧,給他的福報時候了。」等到放榜時。果然他中了進士。

【原文】
江陰張畏巖,積學工文,有聲藝林。甲午,南京鄉試,寓一寺中,揭曉無名,大罵試官,以為瞇目。時有一道者,在旁微笑,張遽移怒道者。道者曰:「相公文必不佳。」張益怒曰,汝不見我文,烏知不佳?」道者曰:「聞作文,貴心氣和平。今聽公罵詈,不平甚矣,文安得工?」張不覺屈服,因就而請教焉!.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江陰的張畏巖先生,有才學,文章寫得很好,在一般讀書人之間也是很有名氣的,甲午年參加南京鄉試,結果考試沒考中,怨天尤人,大罵主考官沒有眼睛,這麼好的文章他沒錄取。

當時有位老道聽他大罵主考官有眼無珠,不錄取他的文章,在那裡發脾氣,老道在旁邊微笑,張先生見老道在笑他,他的氣就發到老道身上了。

老道說,你的文章一定不好,所以主考官沒錄取你。

張先生聽了老道的批評,火氣更大了,他說:你沒有見到我的文章,怎麼知道我的文章不好!
老道說:「我聽說作文章要心平氣和,像你脾氣這麼暴躁,這麼貢高我慢,你的文章怎麼會作得好?」張先生畢竟是念書人,念書人服理,老道說得有理,他不得不服。

老道所言的確是有至理,想想是自己錯了,於是回過頭來,向老道請教,由此可見張先生知過即改,這才是真學問真功夫!


【原文】
道者曰:「中全要命,命不該中,文雖工,無益也。須自己做個轉變。」張曰:「既是命,如何轉變?」道者曰:「造命者天,立命者我。力行善事,廣積陰德,何福不可求哉?」張曰:「我貧士,何能為?」道者曰:「善事陰功,皆由心造,常存此心,功德無量。且如「謙虛」一節,並不費錢,你如何不自反,而罵試官乎?」 .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道士說:「這就是真正知道命運,因果報應絲毫不爽,中不中與文章沒有多大的關係,與命有關係,功名如此,富貴也如此。若是命堥S有,非理非分的妄想求得,最後都落空,時間、精力都浪費了,那才叫可惜!要考中功名。這全要看命運:文章寫得好,也不一定派上用場。你一定要把自己思想性情作一個大轉變!」張說:「既然是命,那要怎麼去轉變呢?」

道士說:「支配命運的是「天」即「業力」:而建立命運的權力卻在自己改變業力,在自己。你祇要盡全力去行善事,普遍地隨緣積些陰德,人家不知道的好事,那麼甚麼福報求不來呢?」

張說:「我是窮讀書人,能夠做什麼善事呢?」道士說:「行善事,積陰德,卻是由你這顆心來決定,你要經常存著這顆時時想積德的心,你的功德福報就無量無邊了。

況且像「謙虛」這種行為,並不要費錢,你為什麼不反省一番,改變自己,自我檢討,反而罵起考官不公平,像你剛才那個態度就是太傲慢了! 

考試不中,應當自己反省,改過自新,怎能責怪主考官,這是眼前的事情,可見善惡、禍福,確實在一念之間。

這是老道教他改造命運的方法,了凡居士在前面已經細說了。

【語譯】
張畏巖由於聽了道士的話,從此才降低他的傲氣,虛心地檢束自己,善行一天天地用功去做,陰德一天地加功去積。到萬曆二十五年(一五九七年),有一天他做夢,到一間高大房子裡去,看到一本考試錄取的名冊,中間有許多缺行。他就懷疑地問旁邊一個人「那是什麼?」那人說:「這是今年科試錄取名冊。」

張問:「為甚麼這裡有這麼多的缺行?」那人說:「陰間對那些考試的人,每三年考查一次,必須是積有功德而未犯罪業的人,才會有名字。像這本簿子上,以前所空的缺額,都是從前本該考取的,但因為新近他們犯了不道德的事,才把他們去掉的。」後來他指一行缺行說:「你三年來,對自己品德檢束很謹慎,或者應該補這個缺了,希望你能珍重自愛!」

這一次會考,張畏巖果然中了第一百零五名。


【原文】
由此觀之,舉頭三尺,決有神明,趨吉避凶,斷然由我。須使我存心制行,毫不得罪於天地鬼神,而虛心屈己,使天地鬼神,時時憐我,方有受福之基。彼氣盈者,必非遠器,縱發亦無受用。稍有識見之士,必不忍自狹其量,而自拒其福也。況謙則受教有地,而取善無窮,尤修業者,所必不可少者也!」.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由上面所述看來,舉頭三尺高,一定有神祇明察著人們行為;因此,一個人,對於利人的。吉祥的事都應該趕快地去做,而對於損人、害人的事,一切凶險的事,都要避免莫作,而這吉凶的抉擇,都可以由自己果決來選擇的。

如果要使我們懷著一顆善良的心,來約束自已不善行為,絲毫不去觸犯天地鬼神,而且要虛心,自己處處不居人上,使天地神鬼,對我的行為,時時地同情、關護;這樣才是受到福報的根本所在。

至於那些心高氣傲,目空一切,缺乏寬容大度的人,一定不是遠大的根器,縱然他僥倖發達於一時,也不會長久地受到福報。那些稍有遠大見識的人,必然不願意把自己的肚量弄得很狹小,而自我放棄可以獲得的福澤;況且謙虛的人,一定也會接受別人的勸導,一個目空一切的人,誰去惹他?而這個人如此「從善如流」,因此,他可以被人取法之處,也就歎不盡了。

而這種行為,尤其是一個能進德修業的人,所必然不可缺少的啊!

『舉頭三尺,決有神明』,這也是事實,然吉凶禍福,原由我造,因此起心動念定要覺悟,佛教我們覺而不迷,正而不邪,淨而不染,行為要約束,要合禮。

看看眼前國內、外那些發達的人,一些顯然滿盈,氣度不大,是為富而不樂,不得真實受用,生活痛苦不堪,那是受苦,不是享樂!人生在世要快快樂樂,不要痛苦,這才是幸福的人生。

這兩句話我們要記住,一定要認真學習,尤要學謙虛,修業進德關鍵就在「謙」字,要學著不如人,人皆有擅長為我不及,是真正不如人,不是假裝的不如人,若表面上謙虛,實際上還是很自負,縱然人家看不出來,天地鬼神佛菩薩早看清楚了,所以謙要真正從內心裡面發出來,沒有絲毫的虛假,善人我不如他,惡人我也不如他,真正謙虛,他有善行我沒有,我不如他,他作惡,我不敢,我也不如他,這才謙到了底。

【原文】
古語云:「有志於功名者,必得功名。有志於富貴者,必得富貴。」人之有志,如樹之有根,立定此志,須念念謙虛,塵塵方便,自然感動天地,而造福由我。今之求登科第者,初未嘗有真志,不過一時意興耳,興到則求,興闌則止。孟子曰:「王之好樂甚,齊其庶幾乎?」予於科名亦然!
........回最前

【語譯】
古人有句老話:「只要有心立志去求取大功大名的人,必定會得到功名,有心立志去求取高官大富的人,也一定會得到大富大貴。」

一個人有遠大的志向,就彷彿大樹有根一般,樹有根,就會生枝、發葉、開花。人要立定這種偉大的志向,必須在每一個念頭上,要謙虛,即使遇到那最微末的小事,也要使別人方便;這樣自然會使天地都能感動了,而為自己造福,也全靠自己,祇要你真心求福,祇要誠心去做就成了。

現在那些求取「科名」的人,當初他並沒有其正地立志來做,不過是一時高興罷了;興致來了,就拼命地追求:興致退了,就停止了。

孟夫子曾對齊宣王說過:「大王喜好音樂,如果到極點,那麼齊國的國政,就會有清明的希望了。但是,你大王喜愛音樂,祇是個人的興趣,如果把這種個人造求快樂的人,推到全國,使大家都快樂,那就好了。」

我對於追求科第功名的看法,也同孟子一樣,要把這種心理,與積善立德連繫起來,並且以「求取功名」的心,來代替「為善利人」的心,那麼,所謂「命運」、「福報」,都會由我自己來決定了!

立定志向,謙虛精進,才能滿願,果能依教力 行,自然感動天地,

末後了凡先生引用孟子的話做為總結,我自己一個人好樂,何不與民同樂,與民同樂才是真樂!所以凡是自己喜歡的,最好能把歡喜擴大,這才是正確的,這是真正的富貴,民之所好而好之,民之所惡而惡之,這才是「順應民心」,我們用智慧修善積德,創造財富,要幫助全世界落後的地區、貧窮的地區,這種富貴創造得才有價值,才有意義,財富據為己有,禍害就近了 。

【原文】
丁丑在京,與馮開之同處,見其虛己斂容,大變其幼年之習。李霽巖,直諒益友,時面攻其非,但見其平懷順受,未嘗有一言相報。予告之曰:「福有福始,禍有禍先,此心果謙,天必相之,兄今年決第矣!」已而果然。 ........回最前

 

【原文】
張由此折節自持,善日加修,德日加厚。丁酉,夢至一高房,得試錄一冊,中多缺行。問旁人,曰:「此今科試錄。」問:「何多缺名?」曰:「科第陰間三年一考較,須積德無咎者,方有名。如前所缺,皆係舊該中式,因新有薄行而去之者也。」後指一行云:「汝三年來,持身頗慎,或當補此,幸自愛!」是科果中一百五名。 ........回最前

 
a
觀音法門
修持心法
禪宗公案
心裡解析管理
心得分享
參疑話頭討論
了凡四訓
徹底改運之道
了凡四訓﹍ 序言